内容正文

为讨好美国, 小国坚决反对中国重返联合国, 如今却付出代价

日期:2022-09-03 09:07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
1971年,阿尔巴尼亚与阿尔及利亚等23个国家,在联合国发起了一项提案。

它们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权利,并将窃据中国名号、非法占据代表席位的蒋介石政权,从联合国及其所属的组织中驱逐出去,史称“两阿提案”。

这项提案得到了76个国家的热烈支持,投出反对票的只有35个,而美国是“带头大哥”。

其中,大多数国家都是像澳大利亚、日本这样“闻名遐迩”的美利坚鹰犬。

不过有个不出名的中美小国,也来凑热闹,它就是危地马拉。

危地马拉和中国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它坚决反对我们重返联合国,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原因:讨好美国,如今却付出了代价。

“天堂太远,美国太近”

危地马拉位于北美大陆南端,西面和北面邻近墨西哥,东南与萨尔瓦多、洪都拉斯接壤;东临加勒比海,南靠太平洋。

看看危地马拉的这些邻居,就能对它窥见一斑。

危地马拉曾是玛雅文化的中心,曾几何时,这里也闪耀着文明的璀璨。

直到1523年,西班牙人在此登陆,从此把它拖入了无底深渊。

为了反抗殖民者的残暴统治,危地马拉一直在努力。

先是名义上宣布独立,将自己与西班牙人的深仇大恨昭告天下,而后加入墨西哥帝国。

最后在1823年,危地马拉联合“同病相怜”的萨尔瓦多、洪都拉斯、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成立了中美洲联邦。

闹独立的时候,西班牙是敌人,赶走了西班牙人,曾经的战友就成了敌人。

这个联邦只维持了15年就宣布解体,危地马拉终于可以正式的完全独立。

如何选择政体,成了摆在危地马拉面前的最大问题。

究竟是搞集权制(中央说了算)还是联邦制(大地主掌权),革命者为此争执不休。

危地马拉的大地主们枪杆子里面出政权,凭借雄厚的实力,一举夺得国家统治权。

危地马拉就在浑浑噩噩中,走到了1870年。

它在这一年实行了现代化经济改革,也是在此时摁下了悲剧的开关:美国。

在科幻作品中,能像赛博朋克一样影响国家的企业都是非常高大上的。

比如荒坂公司(赛博朋克2077)是做军火的、保护伞公司(生化危机)是做医药和生物武器的、避难所公司(辐射系列)是拿人命搞社会实验的天顶星企业。

但这些虚假公司与统治危地马拉的集团相比,实在是相形见绌。

高端的公司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产品,这家垄断危地马拉军事、政治、交通、贸易的公司,是卖香蕉的。

这家公司的所作所为,深深地印在了所有拉美人的心里,它的名字叫作--联合果品公司。

1870年,美国资本家基思“大发善心”,在拉丁美洲修建铁路。

基思明知道这些“穷兄弟”付不起工程款,还非要“赔本”去做,这倒不是因为他有颗博爱的心,而是看中了中美洲广袤的土地。

那些无力支付铁路修建费用的国家,只能将大把大把的土地送给基思。

其实它们也知道这是笔亏本的买卖,可谁让基思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。

基思左手铁路,右手耕地,资本家的本性激励着他在开源节流方面不断钻研。

基思一直在考虑怎样降低人工成本,一番苦思冥想让他发现“黄金”就生长在树上:香蕉。

香蕉自流入美国以来便大受欢迎,时至今日仍然是全美沃尔玛销量第一的果品。

一根100克的香蕉,就有90克卡路里,相当于半碗米饭。

它既可以给工人填饱肚子,也能当薪资下发出去,实现“一蕉两用”的双赢局面。

于是,基思收购了一家水果公司,并将其更名为“联合果品”。

美国的联合果品,能成为凌驾于危地马拉统治权之上的企业,源于一条铁路的修建。

当年卡夫雷拉当选总统后,想搞出些政绩,提议建一条自首都危地马拉,到港口的专线列车。

但危地马拉一没钱,而没技术,正在此时基思和他的联合果品带着“礼物”走来了。

基思同意帮危地马拉修建铁路,条件是联合果品必须拥有铁路的管理和运营权,铁路沿线的土地也必须归属于联合果品。

卡夫雷拉除了同意,没有其他办法。

进入危地马拉以后,联合果品拿出大半的收入用来贿赂各级政府官员。

它出手阔绰,往往一送就是官员们好几年的工资。

一时间,危地马拉的公务员们竟不知是姓“卡”还是姓“基”。

打通政府关系后,联合果品开始疯狂收购土地。

买下土地后,其既不开发,也不出售,蓄意提高土地价格。

联合果品控制下的危地马拉,国库干净的堪比医院,百姓们穷苦的只能吃香蕉。

在这个背景下,民族资本家出身的埃雷拉,高票当选总统。

获选后,他接连出台法案,限制联合果品的无序扩张,并要求联合果品出让土地。

联合果品背后的美国开始大显身手,它直接买通了危地马拉的军方高层,让其发动政变,推翻了埃雷拉的统治。

在美国看来,一个不合格的“危奸”,不是好危地马拉总统。

只有全心全意为美国服务,做对美国人民有益的事,才能执掌危地马拉。

平托是危地马拉第18任总统,而他最大的贡献就是率军在港口、铁路、种植园武力镇压向联合果品抗议示威的工人。

后来的第21、22任总统,也都是靠这种手段上位的。

当经济大萧条席卷全球,联合果品却愈战愈勇。

联合果品的利润是危地马拉政府的两倍,它把控着危地马拉的交通、教育、通讯、媒体,尽管日进斗金,却不用向危地马拉当局缴一分税赋。

联合果品富得流油,危地马拉的国民百姓,却穷的叮当响。

昙花一现的希望

直到1951年,危地马拉升起了曙光。

那一年,哈科沃·阿本斯·古斯曼,高票当选总统,开始着手铲除联合果品这颗毒瘤。

阿本斯曾辅佐维德斯发动政变,推翻了豪尔赫·乌维科的独裁统治。

维德斯执政后,开启了危地马拉的民主和进程,他主张言论自由和依法治国,还修订了危地马拉历史上第一部保护工人的法律。

这触及到了联合果品的痛点,它找到军方要员阿拉纳当合伙人,准备武力推翻维德斯。

阿本斯坚决支持维德斯,以雷霆之力镇压了军事政变,并成为危地马拉的最高统治者。

阿本斯深知,危地马拉要做大做强,就必须和联合果品硬刚。

阿本斯也清楚,联合果品背后有美国政府撑腰,所以反联合果品不反美,等于白费。

当时,联合果品以及它在危地马拉的合伙人(占全国总人口2%的大地主),掌控着70%以上的土地。

阿本斯向危地马拉民众庄严承诺:政府一定会买下土地,并重新分配给小农。

为了顺利的从联合果品中收回土地,阿本斯在1952年颁布了“900号法令”。

要求联合果品将那些不开发,不售卖的土地,全部出让给危地马拉政府。

阿本斯从1059个农场征收了平均4300英亩的土地,联合果品在危地马拉85%的土地被没收(约280万亩)。

联合果品控制的中美洲国际铁路公司和危地马拉仅有的一个海港,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岌岌可危。

不仅如此,阿本斯还经常在公开场合痛斥美国,揭露它干涉危地马拉以及中美洲国家内政的阴谋。

危地马拉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它很可能成为中美洲最富有的国家。

然而,有美国在的地方,必有意外。

拥有了土地的自耕农们,把阿本斯视作“救世主”,联合果品却把他当成眼中钉,肉中刺。

联合果品与美国政府私交甚笃,当时的国务卿约翰·福斯特·杜勒斯曾在联合果品公司的律师事务所工作,他的兄弟、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·杜勒斯则是该公司董事会成员。

国务卿是美国的喉舌,中情局是美国的“东厂”,有了它们的鼎力相助,联合果品何愁扳不倒阿本斯。

当时正值冷战胶着时期,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又是个积极的“反共分子”。

大家一商量,索性给阿本斯扣上顶“共产主义”的大帽子。

美国外交部积极造势,借着“反共”的名义大肆打压危地马拉政府。

与此同时,美国中情局又找上了危地马拉军方,与其制定了一个名为Operation PBSUCCESS的行动。

阿本斯是双拳难敌四手,凭他的力量或许可以跟联合果品单挑一番,但不论如何都无法跟美国打擂台战。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1954年,在美国政府和危地马拉军队的联合施压下,阿本斯被迫流亡墨西哥。

危地马拉刚刚点亮的曙光,就此正式消亡。

美国扶持的傀儡卡斯蒂略·阿马斯,建立独裁军政府,废除了此前的所有改革,联合果品又成了危地马拉的“摄政王”。

“我可以忍受黑暗,只因我没见过光明”。

愤怒的危地马拉人民力挺文人政府与手握军权的军政府对抗,这番左右互搏,在1960年演变成内战。

美国虐我千百遍,我待美国如初恋

危地马拉的内战持续了36年,死了20多万人,而危地马拉在“两阿提案”时向中国投反对票,正是在其内战期间。

阻止中国重返联合国,并不一定是危地马拉人民的意愿,而是当局为了得到美国支持。

80年代,在联合国的重重施压下,危地马拉开始走向民主化。

危地马拉仿效美国建立了一套三权分立制度,这说到底就是是披着民主外衣的独裁。

危地马拉总统在大家族势力、前政客、资本家、军方高官之间轮流变换,但不论是谁上台,都只有一个目的——为自己或背后的集团谋求利益。

在这些衣冠禽兽眼中,危地马拉百姓不过是些蝼蚁草芥,他们有时连装,都懒得装。

2005年,危地马拉遭到飓风突袭,1000多人丧生,数万人流离失所。

时任总统的贝尔赫,在接受采访时,竟面带笑意的说:“还不错,穷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。”

一国总统尚且如此看待百姓,他手下的官员们自不必多言。

这些人当官就是为了搞钱,所以危地马拉的清廉指数常年排在倒数。

2012年危地马拉新总统奥托莫力纳上台,他直截了当的表示,毒品战争已经失败,应该不遗余力的推动毒品合法化。

最后,他因洗钱而锒铛入狱。

2016年,吉米·莫拉莱斯成为危地马拉最高统治者,他自上任之初就饱受争议。

吉米·莫拉莱斯的执政举措不切实际,或者可以说根本没有举措。

他的执政宣扬只有6页,上面写满了三个字:假大空,他甚至连自己将如何执政都未曾言明。

这位“精神无为而治者”,在治国理政方面没有能力,却在违法犯罪方面颇有天赋。

下台前,他被指控任内家族洗钱,种族灭绝,强奸以及性虐待。

如今的危地马拉,没有任何好转。

在2020年,危地马拉共有13万人确诊新冠肺炎,致使4400人死亡。

而11月的两场飓风,又夺走了数千人的性命。

危地马拉当局形同虚设,还要在次年削减卫生和教育支出。

这引发了民众极大的不满,成千上万的危地马拉百姓走上街头,游行抗议,甚至包围了总统府邸。

就在2022年的7月30日,危地马拉总统贾马太及在韦韦特南戈省农村地区视察时,还遭到了枪手的袭击。

如今的危地马拉,国民生产总值只有776.1亿美元,且还在逐年递减。

危地马拉贫富差距极大,基尼系数达到0.596,大量的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中,大多数底层民众,仍处于赤贫状态。

这么多年,中国与危地马拉一直没有建立外交关系,倒不是因为我们“记仇”,而是危地马拉欺人太甚。

而“跟着美国混,三天饿九顿”,危地马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证明了当美国的拥趸,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
光大彩票平台,光大彩票官网,光大彩票网址,光大彩票下载,光大彩票app,光大彩票开户,光大彩票投注,光大彩票购彩,光大彩票注册,光大彩票登录,光大彩票邀请码,光大彩票技巧,光大彩票手机版,光大彩票靠谱吗,光大彩票走势图,光大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光大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